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***根据鲁迅同名小说改编

发布时间:

人物


九斤老太??七十九岁,十分健康


七斤??九斤老太的孙子,常进城做事,没有辫子


七斤嫂??七斤的妻子,性格外向,嘴皮子利落


六斤??七斤的女儿,十二三岁,开始时未裹脚,头发盘成两个角。第二幕中裹了脚,头发已梳成一个大辫子


赵七爷??矮胖的酒店*澹杂形幕嶙糯蟊枳


八一嫂??村民、寡妇


村民两人(男女都有)


第一幕


时间:一九一七年夏,张勋复辟后,傍晚


地点:江南一座小村庄的一户人家(七斤家)门口及附*


[幕启:正中间一张八仙桌;不远处一张八仙桌,桌边有几个村民正在准备吃晚饭]


[幕后传来七斤嫂的声音“六斤,摆上凳子,开饭啦!”“噢!”六斤答应着,出来摆好凳子,下]


[九斤老太摇着蒲扇,拄着拐杖上,坐下][众人多开始吃饭]


九斤老太(用破芭蕉扇敲着凳脚)我活到七十九岁了,活够了,不愿意见这些败家相??还是死了好。立刻就要吃饭了,还吃炒豆子,吃穷了一家子!


[六斤从对面攥一把豆跑来,看了九斤老太一眼]


六斤(大声地)这老不死的!(下)


九斤老太(好像没听见)唉!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!我年轻的时候啊,天气也没有现在这么热,豆子也没有现在这么硬。现在这世道,(七斤嫂上)唉!他爷爷生下来的时候九斤重,他生下来七斤重,曾孙女儿生下来六斤,(用力地说)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!


七斤嫂 (把手里的饭篮往桌上一摔)你老人家又这么说了,六斤生下来的时候,不是六斤五两么?你家的秤又是私秤,加重秤,若是用了准秤,我们的六斤该有七斤多哩!我想便是太公和公公,也不见得就是九斤或八斤十足……


九斤老太 (插话)唉!一代不如一代!(对幕后喊)六斤,回来吃饭!(下)


[七斤一手捏着烟管,低着头,慢慢地走上]


村民甲 、乙(忙站起身迎上去)哎呀,七斤哥,又上城回来啦?


七斤 (若有心事地)唔,唔……


[众人凑上,亲热地同七斤谈话]


八一嫂 城里又有什么新闻没有?


七斤 (心不在焉地)没有,没有。(到了自己家桌前)


七斤嫂你这死尸怎么这时候才回来,死到哪里去了!不管人家等着你开饭!


[七斤坐在小凳上,九斤老太、六斤上,六斤坐在七斤旁边]


六斤爹!(七斤不应)


九斤老太唉!一代不如一代!


七斤(慢慢抬起头,叹气)唉??皇帝做了龙庭了。


七斤嫂(惊呆)啊?!(回过神来)噢,这可好了,这不是又要皇恩大赦了么?


七斤(叹气)唉!??我没有辫子啊!


七斤嫂皇帝要辫子么?


七斤皇帝要辫子。


七斤嫂(着急地)你怎么知道呢?


七斤咸亨酒店里的人,都说要的。


七斤嫂(看看他的头,愤怒地)你??(忽然又绝望地)唉!(盛饭,搡在七斤面前)还是赶快吃你的饭罢!哭丧着脸,就会长出辫子来么?


[一家人也开始吃饭]


村民甲哎,赵七爷来了。


村民乙唔。


八一嫂他那身衣裳真不赖呀!


村民乙嗯,是。三年了,就穿过两次??一次是和他呕气的阿四病了的时候,一次是砸他酒店的鲁大爷死的时候。


村民甲啊?那今天……


八一嫂谁知道呢?


村民乙除了七斤哥那次醉酒后骂了他之外,好像没再有什么人得罪他呀!


[赵七爷衣着鲜丽,甩着大辫子,大摇大摆地上,所到之处,众人起身,恭敬地拿筷子点自己的碗:“七爷,请在我们这里用饭!”七爷一路点头:“请,请”,却径直来到七斤桌旁]


七斤嫂七爷!来来来,请在我们这里用饭!


赵七爷请!请!(站到七斤后面,七斤嫂前面)(闻菜)唔,好香的干菜??听到风声了么?


七斤皇帝坐了龙庭了。


七斤嫂 (勉强笑着,看着赵七爷)呃,这皇帝坐了龙庭,几时皇恩大赦呢?


赵七爷皇恩大赦???大赦慢慢地总要大赦吧。(扭头指着七斤的头发,严厉地)但是你家七斤的辫子,这辫子呢,这倒是要紧的事。你们知道,长毛的时候,他是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的(用手做示范)


[七斤、七斤嫂沉默,不动,气氛紧张]


九斤老太 (对七爷)唉!一代不如一代!现在的长毛,只是剪人家的辫子,僧不僧,道不道的。以前的长毛,是这样么?我活了七十九岁了,活够了。以前的长毛是??整匹的红缎子裹头,拖下去,拖下去,一直拖到脚跟;王爷的是黄缎子,拖下去,黄缎子。人家是红缎子,黄缎子??我活够了,七十九岁了。


七斤嫂(站起来,自言自语)这怎么好呢?这样一般老小,都靠他养活的人……


赵七爷 (摇头)那也没法,没有辫子,该当何罪,书上可都一条一条明明白白写着的。不管他家里有些什么人。(众人来看热闹)


七斤嫂 (用筷子指着七斤的鼻尖怒骂)这死尸自作自受!造反的时候,我本来说,不要撑船了,不要上城了,他偏要死进城去,偏要滚进城去,进了城就让人给剪了辫子了。以前那是绢光乌黑的辫子,现在理的僧不僧道不道的。这囚徒自作自受,带累了我们又怎么说呢?这活死尸的囚徒!……(众围观)


七斤 (抬头,慢慢地说)你今天说现成话,那时你……


七斤嫂 (哭骂)你这活死尸的囚徒……


八一嫂 (抱着孩子)七斤嫂,算了吧。人不是神仙,谁知道未来事呢?就是七斤嫂,那时不也说,没有辫子,倒也没有什么丑么?况且衙门里的大老爷也还没有告示……


七斤嫂 (怒,把筷子转过来指着八一嫂的鼻子)啊呀,这是什么话呀!八一嫂,我自己看来到还是一个人,会说出这样混蛋糊涂话吗?那时我是,整整哭了三天,谁都看见;连六斤这小鬼也都哭……


六斤 (端着碗)娘,还要一碗!


七斤嫂 (用筷子在六斤的双丫角中间直扎下去,大喝)谁要你来多嘴!你这偷汉的小寡妇!


[铛!六斤手里的空碗掉到一块砖头上,破了一个大缺口]


七斤 (跳起来,捡起破碗看看,也喝道)他娘的!(打六斤一巴掌,用力)


[六斤躺在地上哭]


九斤老太 (拉着六斤的手)唉!一代不如一代了!一代不如一代了……(拉着六斤下)


八一嫂 (怒)七斤嫂,你“恨棒打人”,你生我的气打孩子给我看……


赵七爷 (绕过来)“恨棒打人”算什么呢,大兵是就要到的。你可知道,这回保驾的可是张大帅,张大帅就是燕人张翼德的后代,他一支丈八蛇矛,就有万夫不当之勇,谁能抵挡他。(两手攥拳,做拿矛状,向八一嫂抢进几步)你能抵挡他么!


[八一嫂惧,回身走了,众人让路,都说“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”“是啊!”“八一嫂也真是”]


赵七爷 (突然回身向观众)你能抵挡他么!

1 <



友情链接: